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中心 > 公司新聞 > 正文

一個鋼鐵企業的鳳凰涅蓜 錘子的世界只有堅強

2014/12/13 15:14:24

 

10年間,我國鋼鐵工業高速發展,成就舉世矚目。但是,隨著市場環境發生的深刻變化,我國鋼鐵行業長期粗放式發展積累的深層次矛盾正在逐步顯現。

揮起,重擊。

錘子的世界只有堅強。

迎著陽光將黑色金屬鑿響。

鋼鐵的音符,在空中久久回蕩。

———致鋼鐵

曾經鋼鐵的美好,現在已是舊時容顏。

近日,山西規模最大的民營企業海鑫鋼鐵因負債率超過100%,資不抵債,山西運城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其債權人提出的重整申請,標志著海鑫集團破產重整進入法律程序。

這,只是鋼鐵行業的冰山一角。

面對鋼鐵行業和市場形勢持續低迷、節能環保和淘汰落后產能壓力持續增大、行業效益持續不振等情況,一批批民營鋼企前仆后繼倒下來。河北省是民營鋼鐵經濟大省,其中一大批均是中小鋼鐵企業,有著非常共性的特點,一位不愿具名的唐姓老板告訴記者,他在近兩年的企業經營中一直過的是“進也不是,退也不是”的日子,“養育快十年的孩子,不要就不要了?”

在河北唐山經營一家小型鋼鐵廠的唐老板,是在2009年單體企業規模發展最快的時期進入鋼鐵領域,那一年,全國共有鋼企500多家,民營鋼企就有450多家;那一年,鋼鐵行業正是里外交困,金融危機的影響在繼續發酵,全行業在低谷里徘徊,產量忽高忽低,誰心里都沒譜;也正是那一年,唐老板企業的粗鋼產能將將在10萬噸上下。

無可奈何中,一批又一批地方鋼鐵企業卷入了激烈市場競爭之中,相繼難以為繼。今年上半年,河北民營鋼鐵企業粗鋼產量同比下降2.21%,生鐵產量同比下降1.67%,銷售收入同比下降11.64%。

唐老板告訴記者,從2011年開始,各種成本上升,尤其是人力成本和財務成本上升,利潤率開始下滑,又不能停產,就是個維持。

過剩的產能

12月3日,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發布了《2015年我國鋼鐵需求預測成果》(下簡稱“報告”)。該報告預測明年全國鋼材需求量將小幅增長1.41%達到7.20億噸,但產能過剩的問題仍將十分突出。

“積累多年的巨大鋼鐵產能,就像一個張開大口的獅子一樣,可以吞噬鋼鐵行業僅有的效益,勞動成果被產能過剩消耗了。”中國鋼鐵工業協會副會長兼秘書長張長富曾這樣解釋。

《河北省環境治理攻堅行動方案》和《河北省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實施方案》明確提出到2017年底,河北省鋼鐵產能削減6000萬噸,到2020年再削減2600萬噸。

在河北省唐山地區星羅棋布的鋼鐵企業中,唐老板曾經憑借自己獨到的經營手法和對市場行情的準確把握,取得不錯業績。但如今,唐老板的企業也不能幸免,近兩年來陸陸續續減少產量,如今,攔腰砍下一半產能。

“就這能不能過了這道坎我還不知道,我身邊就有不少朋友的企業關門停產!”唐老板介紹說,現在很多鋼鐵企業老板在硬撐,由于前幾年的積累,大家還能維持一段時間,但是以后呢?20年前,一噸普通鋼的利潤在2000元以上,10年前,還有1000多元,現在都比不上豬肉價了。

產能過剩不是唐老板一個企業造成的,而是整個行業的問題,政策又無時不在影響著行業的發展。“我注意到,2014年開局以來,國務院批準開投1萬億新型金融品種的貸款額度用于棚戶區改造,改造重點放在連片老舊城區。”唐老板露出笑容,“這意味著我們原來一些地市級中心城市在過去發展過程中相對滯后的老舊城區的改造,將在2015年達到高潮。”

唐老板寄望于棚戶區改造,希望能從中分到一杯羹。

斷裂的資金鏈

“如果有機會重來的話,兩件事不能干:一是別做大,二是別借錢!”說話者正是四川的“冶金鼻祖”,如今亦是四川最大的民營鋼鐵企業———川威集團掌門人王勁。

這個一度籠罩在光環下的百年老店,今年因為資金鏈崩潰、生產受困被推上風口浪尖。

今年以來,鋼鐵價格繼續下滑,含釩鋼材不含稅均價一度跌至2700元,川威鋼材生產虧損嚴重加劇。

因為產能過剩,部分甚至全部停產導致利潤下滑,直接影響銀行對企業的還款能力評估,銀行收貸致使企業缺少資金維持基本生產,成為惡性循環,這是眾多民企面臨的共同問題。

所幸,唐老板在過去經營尚可,家底“厚實”,還能維持基本運作。但他不想也不能坐以待斃。

“先從精簡人員開始,不能創造價值的崗位全部撤掉,不必要的辦公室全部撤離,這樣能節省8%左右的經營開支。”顯然,唐老板有著自己的考量,“然后,盡可能優化物流成本,這樣每噸產品最多能節省150~200元的費用。最后,綜合利用余熱發電,別小看余熱的力量,余熱發電能占到全部用電的70%,一年可省下上千萬元。”

眼下,互聯網愈來愈熱鬧,唐老板也想參與一把。他說,應該利用現代化信息工具,積極探索發展電子商務。

“10年前,很多鋼企依靠資源賺取第一桶金,之后又靠信息不對稱賺取第二桶金。但現在,整個市場愈來愈透明,不論你愿意還是不愿意,我認為,鋼鐵電商的時代就會到來。”唐老板相信,用不了幾年,企業的交易習慣、交易行為、貿易模式都會在互聯網的影響下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目前,還沒有成熟的模式可以參考,但是我們一直在努力。”唐老板說。

提高環保,迫在眉睫

已是艱難度日的唐老板,還要面對他必須面對的環保壓力。

去年《經濟半小時》連續報道河北地區邯鄲武安和唐山等地的鋼鐵、水泥污染后,使地方政府更加嚴厲執行環保政策,加上河北緊鄰北京,每次出現霧霾天氣,河北不免被指責為污染禍首,在這樣的壓力下,鋼企尤其是民營鋼企更是首當其沖。

唐老板說,通過提高環保要求壓縮民營鋼企數量將成為減產重點,不少中小鋼企很可能在今后倒下或被迫離場,這將是最壞的結果。

不過,唐老板也有自己的擔心和疑慮,“霧霾嚴重了,壓力就大,天氣如果轉好了,是不是壓力就沒那么大了?如果僅僅通過環保路徑來淘汰落后企業,化解過剩產能,會不會發生‘越淘汰越多’的情況?因為很多企業在關閉了落后的小高爐的同時,新建符合環保要求的大高爐,導致總產能不降反增。”

不過,在競爭中升級,在升級中競爭,不就是一種良性循環嗎?

唐山地區鋼鐵企業眾多,市場上的同質化競爭和價格戰屢見不鮮。唐老板認為,未來企業的發展想在原有的業務基礎上有所拓展難度巨大,能維持原有的市場份額就非常不錯了。

“轉型,也只有轉型這條路可走。但對于像我們這樣的企業來說,又怎能面對產能過剩、資金緊缺、環保這三道坎。”

隨著市場環境發生的深刻變化,面對唐老板們的無可奈何,我國鋼鐵行業長期粗放式發展積累的深層次矛盾正在逐步顯現。

參考文檔:煙臺鋼材

腾讯三张牌怎么没了